全国首位"70后"省会城市市长 任职超8年后换岗
来源:全国首位"70后"省会城市市长 任职超8年后换岗发稿时间:2020-03-27 06:11:49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据介绍,在京期间,常某未报告武汉居住史,不执行居家隔离措施,多次出入超市、药店等公共场所,2月16日其母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常某于2月18日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与其密切接触的20余人被集中隔离。3月20日,常某经隔离治疗后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6年7月1日,被告人叶某河指使他人以张某平的名义承包了北海市银海区庆丰养殖场的317.5亩养鳖。叶某河与被告人谢某锋一起,多次找人帮忙,协调将鳖场土地纳入北海市土地征收范围。谢某锋、叶某河还指使郑某贺、陈某海等7人签订共同经营鳖场的虚假合作协议,并让郑某贺冒充鳖场的合伙人与银海区征地办、评估公司等单位对接征收事宜。之后,谢某锋根据不具法律效力的评估明细表,确定该鳖场地上附着物补偿价值,贪污了银海区征地办公室土地储备债券资金支付的补偿款1.16亿余元。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近日,北海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行贿罪对北海市银海区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原主任谢某锋等人依法提起公诉。南国早报记者获悉,被告人谢某锋伙同他人涉嫌贪污征地补偿款达1.16亿余元,行贿700万元。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